一颗梨子

●﹏●

都结束了

太太真的很棒了,表白,笔芯

马紫紫:

这届B萌,已经结束了。


从一开始到进入决赛,再到经历决赛的这一天……


无论是有怎样多的言论,来自于哪边,又或者是来自什么猜测,又是什么样的操作,都过去了。


不与草履虫说风情,不与智力障碍者(shabi)论道辩理,不与社会主义中的人类渣滓谈情怀道义。


自贬之事不做,君子自爱惜羽毛,至此,结束即过去,写下此语只为与同道之人共勉。


输了就是输了,来年自是有再战之日。


故而,矫情之话不多说,赢要赢得起,输也要输得起。


撇除个别不足道之事与人,此次我倒是觉得大家都很棒,非常棒,真的棒。




爱他,也爱你们,笔芯❤~



【黑遍全联盟】十年荣耀五年模拟Ⅰ粉丝卷

2333

透明写手惜城选手决定转型画小火柴: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①选择题(沙雕题)
1.义斩战队的口号是什么
A.视金钱如粪土
B.义字当头,义斩天下
C.霸图战队藏着我们的人
D.定一个小目标,先花他一个亿


正确答案:B
C选项太过分了。


2.王杰希的外号叫什么
A.王大眼
B.魔术师
C.眼眼天女
D.大眼霸霸


正确答案:A
B是封号不是外号。而且C是个玩意儿,你不怕被扫把呼死吗。


3.肖时钦的身份是什么
A.雷霆战队队长
B.荣耀联盟修电脑的
C.开发新型机械小人的
D.漫展本子摊摊主家人


正确答案:A
修电脑的我都忍了卖本子的你真的是太……了


4.张佳乐的账号卡叫什么
A.花谢花飞花满天
B.大孙大孙么么哒
C.百花缭乱
D.你对乐爷的力量一无所知
E.繁花血景


正确答案:C
虽然很想选D和B但是我怕韩队叫我滚出去


5.叶修叫黄少天去帮他打副本时给黄少天吃的宵夜是什么
A.秋葵A套餐
B.秋葵B套餐
C.***
D.榨菜
E.叶师傅统一老坛
F.白斩鸡


正确答案:D
容我问一句C那个选项是写错了什么都被消掉了是我想象的那个东西吗??还有AB太过分了


6.第二赛季时王杰希与喻文州第一次见面最后对喻文州和黄少天说了什么
A.下个赛季,你们就会知道
B.少年你骨骼清奇,要不要跟我学习魔法
C.想要加入我们霍尔沃兹学院吗
D.哈哈哈哈哈哈小州州你有本事飞起来抓我呀来呀来呀来呀
E.索克萨尔这大热天还穿着貂不怕长痱子吗


正确答案:A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索克萨尔一杆杆duo死你


②解答题(送命题)
7.如果你是霸图战队的成员,在晚上十点五十九分的时候你收到韩队长的加训命令,并且需要你去通知你的副队长,这时你会选择怎么做。


A.把这个重任交给张佳乐并告诉他这是韩文清要求的
B.去叫醒张新杰并死在十字架下
C.气势汹汹去到训练室找韩文清扯皮
D.装作没看到继续看居脑丝【???】
E.在张新杰洗澡的时候把时钟调成下午三点并告诉他副队要去训练了
F.跑去向经理揭发韩文清的恶行
G.其他(写明方式)


8.假如你是蓝雨战队的成员你很喜欢吃秋葵但是蓝雨食堂在黄少天的要求下很少做秋葵,于是你去央求食堂大妈天天做秋葵并且他答应了,第二天就被黄少天发现了,你会怎么做。


A.抱住黄少天的大腿说少天霸霸我错了
B.勾住黄少天的肩膀一脸邪笑着对他说副队啊我这是为你好秋葵壮*阳多吃你就可以反攻叶神了。
C.死不承认
D.接受黄少天的要求去jjc和他的夜雨声烦pkpkpkpk
E.沉默并乖乖听黄少天训话
F.告诉黄少天这是张佳乐要求他这么干的
G.其他(写明方式)


9.假如你是微草战队的成员但是你很喜欢喻文州然后又在一次吃饭的时候不小心暴露了并且还被王杰希听到了,王杰希死亡凝视你并质问你你会怎么做


A.告诉王杰希这是你为了打探敌情做出的牺牲
B.理直气壮的对王杰希说我就是喜欢喻文州
C.一脸羞涩的对王杰希说自己很喜欢貂皮大衣所以想多观察观察索克萨尔的衣服
D.抱住王杰希的大腿大喊爸爸我没有背叛微草
E.指着刘小别大喊其实是刘小别喜欢他庙的卢瀚文后来又喜欢上了喻文州而不是自己喜欢喻文州【???】
F.边跑边哭喊队长我真的没给你扣王不留行的帽子
G.其他(写明方式)


10.如果你是兴欣的队员在清明节那天下起了雨你又凑巧打着伞出现在了叶修和苏沐橙面前,这时你看见苏沐橙和叶修面无表情的盯着你,突然叶修自嘲的笑了笑和苏沐橙什么都没说就走了,这时候你会怎么办


A.倒立着等着被粉丝砍死
B.躺着等着被粉丝砍死
C.边跳舞边等着被粉丝砍死
D.站着等着被粉丝砍死
E.蹲着等着被粉丝砍死
F.坐着等着被粉丝砍死
G.其他(写明方式)


—————————————
欧克
再次群宣
欢迎加入荣耀天团临时会所:816088636
群头像有私心
限流真是太窒息了

Mr.BigCock:

二刷
记下了Newt给Thomas的信的全部内容
中英对照。
英文是我听的,中文尊重官方翻译,只是稍作修改。
我试着发图片但是都糊了Orz

Dear Thomas,
This is the first letter I can remember written.  Obviously, I don't know if I wrote any before the maze. But even if it's not my first, it's likely to be my last.

I want you to know that I'm not scared. Or not of dying, anyway, it's more forgetting. It's losing myself to this virus that's what scares me. So every night I've been saying their names out loud. Alby, Winston, Chuck, and I just repeat them over and over like a prayer, and it all comes flooding back, Just the little things like where the sun used to hit the glade at that perfect moment right before it slipped beneath the walls. And I remember the taste of Frypan's stew. Well I've never thought I'd miss that stuff so much.

And I remember you, remember the first time you came up in the box, you are just a scared little greenie who couldn't even remember his own name. But from that moment you ran into the maze, I knew I would follow you anywhere, and I have. We all have. If I could do it all over again, I would. And I wouldn't change a thing. And my hope for you is when you looking back years from now and be able to say the same. The future is in your hands now, Tommy, I know you'll find a way to do what's right, you always have. Take care of everyone for me. And take care of yourself. You deserve to be happy.
Thank you for being my friend.
Goodbye, mate.
Newt.

亲爱的托马斯,
这是我有记忆以来写的第一封信,当然我不记得进迷宫前写过没有。但既使这不是我的第一封信,也应该是最后一封。
我想让你知道,我不害怕。至少我怕的不是死亡,而是遗忘。我怕病毒夺走我的记忆,这才是我最害怕的,所以我每晚都大声念出他们的名字,艾尔比,温斯顿,查克。我像做祈祷一样,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记忆就像潮水般涌来,都是些小事,比如夕阳沉下高墙前,余晖挂在林间空地的那一刹那。我还想起了Frypan炖的菜,想不到我会这么怀念那东西。

我也记得你,记得你被装进笼子送进来,那时你惊慌失措,连名字都不记得。但从你冲进迷宫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会追随你。我做到了,我们都做到了。如果一切能够重新来过,我还会做出同样的选择。而且我也希望,当你多年后回首往事时,也会说出同样的话。未来在你手中,Tommy,你一定能找到正确的道路,你有这个能力。帮我照顾好大家,也照顾好你自己,你值得拥有幸福。
谢谢你做我的朋友。
再见了,兄弟。
纽特。

p.s. 因为听的时候比较仓促,而且又掉眼泪了,所以如果哪里不对欢迎捉虫Orz

嗯……之前很喜欢的一张七个人的被我误删了(要被自己蠢哭了T_T)
……这张也是真的很喜欢,我们大哥真的好好看
(。・ω・。)ノ♡
表白Mark段宜恩(≧∇≦)

喜欢上GOT7成为鸟宝宝才不到一年,
作为一个没钱没才的初中生,
位于一个三线小城市,
第一次追韩星,
接触音源打榜投票油管西瓜这些以前只是听说的东西,
什么也不懂。

除去上辅导班写暑假作业,
一天还能挤出一两个小时,
除了一个不怎么样的手机、不算慢的WiFi,
啥也没有:-|

VPN不是付费的,
下了西瓜……但一分钱都没有Q_Q,
啥也搞不明白的我试着去找了一下冠军秀的投票,

抱着
“就算我一天只能贡献三票也不能什么都不干。”
这样的想法,

我去尝试搜了一下,
然后绝望的发现下了APP之后我
打!不!开!

接着我从各种途径下载找安装包都不行,
最后从微博找到一个,弄好了……
然后对着微博上的教程图片,
一点一点的捣鼓,
(从没用过邮箱的我去下了一个QQ邮箱,还是先百度的方法步骤:)

弄到最后一步,怎么都不行,
好像是什么用户名的问题,
各种改,到最后也没弄好:D

登录账号的地方下面有三个我不清楚是什么软件的东西,
勉强确认了第一个脸书但我没帐号……

凌晨一点左右的时候,
我随手点了一下第二个红色的,
发现那个我有帐号……
然后点进去投了票,
有点懵……弄好了……
我现在怀疑是不是因为最近几天山东总下雨导致我脑子进水了……

虽然本来就不好用(划掉)

不得不说我这几天学到了不少东西……

也对粉丝这个团体有了进一步的认知……

看着一些东西心里也着急但又什么都做不了
超心塞

打榜的小姐姐们辛苦了

瞄了一眼电子表显示的日期,总觉得忘了点什么。

点进LOFTER看见了某家的纪念日,
我不粉那对CP,但去年他们的那个纪念日,是我那个暑假最特别的一天。

搜索tag,习惯性输入lzh,
却没有在输入法中找到那个名字,
有点失落又有一点不甘心的重新再输入liuzhih
逛了一圈后看了一眼时间,
发现已经到第二天了。

手机密码在去年的那一天从图案换成了数字0917,
到现在一直也不敢改,
因为我怕有一天我会彻底忘记他,
毕竟他只是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少年,
知名度不算高的一个少年,
而且我并不觉得自己了解他。
真的怕在某一天,
我会忘记这几个数字的含义,
然后随手换一个新的密码,
再然后……

我在现在的这个年纪,
真的不敢保证我会记着他到什么时候,
但,
这个年纪的我害怕忘记他。
不过,
至少我现在还记得他。
不管怎样,
都是支持他的,
希望他能开心,
都好好的。

宏哥,平安快乐喔
∩__∩

【宜嘉】77%

好棒的,就是评论里有个……讲真,那种人还是早点脱饭的好⊙_⊙

VNA:

语言,是这个世界上,最甜蜜的玫瑰。

 

也是最锐利的毒箭。

 


 

他们其实知道。

 

Jackson曾经说,成员们有时好烦的,害他一件事情要讲六次。

 

对外人这么说的时候,表情还有些无奈抱怨,可眉眼里是炫耀,炫耀着被爱的幸福;看来恃宠而骄,骨子里满满珍惜。

 

可是这一次,他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表演结束后,Jackson进到后台,一拿起手机,看见比平时还要多一倍的消息提示,他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随意点开其中一个消息,那几乎要冲出屏幕的文字砸得他脑袋发晕,王嘉尔像是突然不能理解中文那样,看着那则讯息,呆呆地,连呼吸都忘记。

 

『像你这种人,怎么不快点退出GOT7!你怎么不去死!你真是恶心死了!』

 

连Mark的叫唤也都吓住他。

 


 

……怎么了?

 

没有、没有什么。

 

心虚的人下意识地把手机银幕贴在胸口,不让迎面而来的人看见,却忘了对方对这些方块字的阅读能力几乎是零;可满胸膛乱跳的心脏,生疼得连脸色都明目张胆的白。

 

段宜恩皱起眉头,定定看着他;Jackson移开眼神,胡乱说着要拍照了吧我们快点去。经过人时却被抓住手,他摇了摇头,小声地说真的没有事。

 

Mark没有追问,只是牵着他的手,去跟成员们会合。

 

合照里七个人的脸孔是满满的帅气漂亮,舞台妆容很好地掩饰了脆弱的难受,不过几秒钟便定格出完美形象。

 

Jackson跟着众人向工作人员道谢,神色再看不出异常,只有Mark不时地探寻。

 

他们接下来要离开日本回到韩国,能有几天的假期休息。当然也不是完全的放松,六月的演唱活动,还有新的巡回跟专辑筹备,都不能懈怠。但至少是回到熟悉的环境,心理上是安稳的。

 

结束道谢后,稍微整顿,众人便离开会场,要分批回饭店;一到车上,Mark立刻问着怎么了,他用的是中文,荣宰听不懂,但习惯了没有在意;Jackson却眨了眨大眼,想敷衍过去。

 

没有,我就有点吓到而已,就看到一个开玩笑,你又突然叫我,我就吓到,没有什么,哪有什么。

 

真的吗?

 

真的,你不要这么怀疑,没有什么。

 

那个玩笑是什么?

 

就没有什么,我删掉了,不好笑的东西而已。

 

段宜恩还是不相信,可是王嘉尔很坚持地敷衍,他也不想太逼问人,便点点头,也拿出自己的手机玩着;只是一只手还是揽着对方的腰,暖暖的温度给予着支撑。

 

Jackson偷偷地看着他的侧脸,不知道要不要拿出手机来,可是又怕,怕自己藏不住情绪,索性不拿了,倒在Mark的肩上睡觉。

 

脑子里还是咀嚼着那段话,好像有一百根针刺着自己,很疼,又很害怕,却又很困惑;有一种不明白理由,莫名的就被推上断头台的惊恐。

 

到了饭店后,成员们先在队长房里开一次小型会议,简单说着明天的流程跟注意事项,还有后续几天的公司安排。会议结束回到房间,王嘉尔让段宜恩先去洗澡。

 

对方关上浴室门时,Jackson才拿出手机,一条一条地看。

 

越看,越觉得冷。

 

突然间,心脏的跳动变得是一件很沉重的事情,要很努力地,才可以让它动一下;可是每动一次,他就疼一次,连呼吸,都会扯动痛觉的神经,而要变得小心翼翼。

 

整个世界像是被关上声音,又好像嘈杂不堪。那些黑色的线条方块像是成了立体声道,从四面八方朝他涌来,耳脉却被震得流出鲜血。

 

他看见爱他的,恨他的;支持他的,讨厌他的;坚信他的,诅咒他的。

 

除了他,还有他。

 

甚至有些ID,他记得的,曾经说着很爱很爱他,每天都要看着他的粉丝们,却对他说出了很可怕的话,他像是变成了一个杀人凶手,连自己都差点这么以为。

 

接替Mark走进浴室的人,脑袋空白地连对方问的话都没有理会,只是拿着手机进到浴室,锁上门,拉开花洒,就着衣服,靠坐在墙边。

 

这不是第一次被骂,他数不清,在刚刚出道时,他就不断地被挑剔着,被指责着。看不懂的韩文说着许多他不能理解的词,可是他没有放弃,想着,那是因为他们不认识我们,不认识我,只要我们好好努力,就会被看见的。

 

开微博后,他也渐渐地收到一些,对他有许多嘲弄的讯息。

 

其实是,越来越多。

 

所以他特别珍惜着给他爱的粉丝们,特别特别地珍惜;他有时会觉得很对不起粉丝,不知道该怎么让她们感觉到骄傲;GOT7的时候,他会有种,成员们一起分担的责任;可是自己活动时,他就会感受到那种,是『我』造成这一切的感觉。

 

他希望可以努力做好,真的,真的很努力地,一定要做好的决心,因为一直被骂着,所以他从来不觉得自己很好;可是不希望粉丝也因此被骂着,所以他要做得更好。

 

可是突然之间,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好像做什么都是错的了,他甚至不懂为什么了。

 

他只是很简单地希望,大家可以不要再只有因为CP所以爱他们,好像他们只剩下CP,就好像有些人说的,他们出名就是因为搞CP,其他什么都不会;他很希望大家可以看看GOT7,看看他们每一个人,都很棒很好,而不靠这个。

 

不是因为他不爱Mark了。

 

段宜恩,是占据他人生四分之一的存在;割掉了,就像扯掉一只手,或一只脚,会很疼、很疼很疼。

 

可是当他看见越来越多吵架、越来越多纷争时,他想要停止这一切,可是却弄得越来越糟糕。 

 

全部都是他的错。

 

他很想要解释,很想要叫大家安静,很想要说求求你们,很想要说可不可以骂我就算了不要骂段宜恩。可是他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不知道要怎么让大家安静,不知道要怎么乞求,不知道为什么如果是他有错却连累到别人。

 

他好乱,想了好久,都想不明白。

 

有人说他变了,他真的没有。他一直都是王嘉尔,他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说才能让大家都相信。

 

『我真的没有变,可不可以,相信我?』

 

花洒的声音掩盖了被压抑的求饶,急促的,喘不过气的,强忍住嚎啕大哭,却忍不住的,委屈。

 

可不可以,求求你们了,相信我……

 


 

Mark静静地等着,他没有催促,只是坐在床上,看着浴室门,静静等待。

 

一个小时后,Jackson出来了,卸妆后的脸色惨淡得像是没有灵魂,眼睛红肿得不像是什么都没发生。

 

段宜恩没有多说什么,他不能明白发生什么,而他只是帮他擦干头发,吹干发丝,抱着他入睡。

 

不管什么事,我都在这里。

 

你要记得,我在这。

 


 

王嘉尔其实没有睡,他的记忆力为他滚轮着一个又一个的留言,却去掉了美好的,留下了伤害的。

 

那些曾经甜美如同一朵一朵盛开玫瑰的告白,此时此刻都化作一把又一把的刀子,插进胸口,转了一圈,取代我爱你。

 

只留下鲜血淋漓,只留下我恨你。

 


 

回到韩国后,Jackson给何炅打了一通电话。

 

他问,哥,我该怎么办?

 

何炅细细地听着,没有打断这个孩子。

 

他听着他看到微博上发生的事情,看到这个中文世界里掀起的纷乱,而他甚至不能对成员们说明白;他听着嘉尔用不是很好的中文说着他的难受,可是字字句句都显露满满的悲伤与困惑。

 

听完后,他说,嘉尔,你听我的,过好日子,过好平常的日子。

 

可是,哥,我不知道该怎么不去看。我觉得我好像,我现在不管做什么,写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办,可是我不能说对不对,我不能说我看到这个东西,我觉得很难过。我觉得我做错了很多事情,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何炅想,这是个多么实诚的孩子,嘴巴里说着讨厌你的人不管你作什么都会讨厌,所以不要去在意。事实上却很容易把别人的恶意当作是自我的错误,把别人的想象当作是真实的诠释。

 

他太容易把别人的话装进心里,却仍然保持着清白的灵魂。

 

这个孩子,真的不能害。

 

『嘉尔,你很好,你真的很好。有很多事情,也许现在别人还看不明白的,时间会给他们一个答案,我们急也没有用。可是你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也知道,你的成员们也知道。外界甚至屏幕之外的每一个人想象的你都不一样,可是你不要被迷惑,保持你说的初心。』

 

『还记得我们陈赫哥哥上拜托了冰箱吗?那时我说,网络就像是一个猛兽,你关不住的。你越想去控制它,就越会往不同的方向去。但你要相信,真正爱你的人,就在你的身边。你要看的,就是这个而已。』

 

可是哥,就这样不管吗?我每一天,就连现在,都还有很多,很多给我的讯息,骂我的、要我去死的、要我退出GOT7,甚至还有骂我的成员的,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讨厌我所以也讨厌我的成员,我觉得,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忍不住去看,可是看了又不知道能怎么办。

 

何炅想啊,很想抱抱这个孩子。

 

他看过许多人,见过许多事,经历过许多状况,可仍然觉得王嘉尔,是个干净的孩子。

 

有人说,王嘉尔靠着抱大腿,谁有名就搭上谁,综艺感生冷尴尬,也不知公司塞了多少钱。

 

所以他一次又一次公开地说,能够遇见嘉尔是他的幸运,他很努力,一定会有很棒的成绩。

 

他善于掌控所有大局,再乱的碴他都能兜回。可王嘉尔是个可爱的规则破坏者,总能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这是天生的综艺感,不是谁都能拥有的天赋。

 

然而当他想把嘉尔带进综艺圈、给他更多东西时,Jackson说,哥,我想做音乐,综艺是让大家认识我,我不能太多的。

 

那时他难得的觉得自己错了,却也更觉得这孩子,初心原来是个真诚。

 

那天他与Jackson谈了很久,久到他不得不进棚了。最后一句,是嘉尔跟他说,谢谢哥,对不起耽误你这么久。

 

『傻孩子,你什么错都没有。』

 


 

Mark知道发生了一些事,也知道Jackson一直没怎么睡好。

 

每一天,他们在练习室里排演着演唱会曲目舞蹈,Jackson的精神都很差。

每一天,他们在结束所有练习回到宿舍后的休息,Jackson也都没真的睡着。

每一天,越来越不好的脸色,被无形的压力与负面情绪笼罩的王嘉尔,睡不好,吃不好,整个人都很糟糕。

 

他试图询问着到底发生什么了?他知道一切都从那个INS的TAG开始,他甚至知道Tammy被骂,他甚至也收到一些很莫名的恶毒诅咒,甚至还有哭着为什么没有Markson了。可是他想,在他身上都是这样,Jackson一定担负更多。可是他也知道,Jackson需要一些时间去整理。

 

他能做的,就是陪着他。

 

他想起LA  Party的事,那时候的黑暗,现在好像都浓缩到Jackson身上了。

 

休息的时候,BamBam看不下去了,蹭到Jackson的身边。

 

两人细细地说着话,Mark在沙发上看着坐在落地镜前的两人,视线胶着地移不开。

 

所以,是什么事?

 

林在范也看出来不对,问着段宜恩,后者却摇摇头。

 

不知道。

 

珍荣看看两人,又看看Jackson,深深觉得这不是闹脾气,而是真的出事。

 

最后BamBam给了哥哥一个拥抱,又拍拍他的肩作为安慰,Jackson只是勉强扯着嘴角。

 

然而当弟弟抬起头时,看见沙发上的所有人都用询问的眼神望着他,瞬间被冻住;好在金有谦解救了他。

 

拉着人去买饮料,有谦问着,Jackson哥是怎么了?

 

好像是中国粉丝的事情,就有些人讨厌Jackson哥,还要他退出GOT7的样子。

 

什么!?怎么会……

 

被给了一个强烈的白眼,金有谦连忙自己捂着嘴,眼神歉意满满。

 

真是的,这么大声想被路人听见吗……

 

对不起嘛……可是,到底为什么?中国粉丝不是最喜欢Jackson哥吗?怎么会讨厌呢?还要他退团,这真的,不可以啊……

 

扁着嘴,一想到就难过的金有谦,突然觉得哥哥好辛苦。

 

就上次那个INSTAG,哥不是说STOP吗?然后就吵架的样子,Jackson哥就被骂了。

 

啊?可是,哥说的没有错啊,我根本看不懂那张图,不知道为什么TAG我……

 

我也不知道。

 

装装样子买完饮料的弟弟们,回到练习室就朴珍荣被拉进小房间。

 

说了Jackson的事情吧?

 

不可以告诉哥,Jackson哥说不可以告诉别人。

 

珍荣看着义正辞严的Bambam  Kunpimook Bhuwakul,露出经典冷漠表情,然后将眼神投向有谦。后者眼神飘忽挠挠头发事不关己。

 

算了,我刚刚也问Jackson了,说是中国粉丝的事情。

 

接下来,林在范跟崔荣宰也都进到小房间,讨论着王Jackson的困境。

 

是说,我们都在这,不就被Jackson哥发现了吗?

 

啊,Mark哥在外面,他不会注意到我们的。

 


 

要不要吃东西?

 

大概是把事情都说了好几次的王嘉尔,心情有些释放,已经不再那么的低谷,但人还是不怎么有精神。他摇摇头,想着不要。

 

要喝水吗?

 

Jackson再度摇头,拒绝好意。

 

晚餐呢?想吃什么?烤肉好不好?

部队锅?

芝士拉面?四片?

 

你怎么不问我发生什么了。

 

王PUPPY抬着眼神,问着温柔浅笑的段宜恩。

 

嗯,发生什么了?

 

什么啊,我问你才问。

 

被轻轻摸着头,安抚着噪动的情绪,好像那些刺人的、伤人的,都逐渐抚平。

 

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他需要时,这个人,都在。

 

从不逼迫着他,却总是等待着他,一直都是这么好的,段宜恩。

 

到底为什么,会有人不喜欢这么好的人呢?

 

对面的人还在等着他,给他时间,让他决定要不要说。

 

其实,他可以对BamBam说,对珍荣说,对在范说,对荣宰说,对有谦说,可是偏偏,很难对Mark说。不是因为讨厌,而是因为,恰恰是心里最珍惜的那一个,所以说的时候,更难。

 

他看见很多,甚至可怕的图片,那些中文字,Mark看不懂的,他却看懂的;他们不知道,其实伤害的诅咒的对象都成了王嘉尔,因为段宜恩不明白也不会看见那些,可是他却把一切都收进脑海了。

 

他很庆幸这些只有他看见。

 

何炅哥哥说,时间会证明一切,可是一天一天过去,却没有比较少的吵架,好像永远都不会停止。他甚至发微博都很小心,字数变得很少,放上一个影片,却不敢多说什么。

 

可是他真的好累啊。

 

我被讨厌了。

 

嗯?

 

我说STOP,然后她们骂我骗子跟恶心。然后她们要我退团,说GOT7不需要我,我这么想单飞就滚。还骂了很多,说我变了,说我利用人,还有骂……

 

还骂我,对不对?

 

!?

 

惊讶的眼神充满着恐慌,大概是没想过段宜恩真的看见那些东西,王嘉尔顿时慌张的想解释。

 

没有,就骂我,不是骂你,都是我,是我变得很糟糕,所以粉丝都……

 

嘎嘎。

 

那人执起他的手,轻握在手里。往前靠了靠,将额头抵着他,眼神细密的满是柔情,疼宠着眷恋。

 

你一直都没有变过啊。

 


 

你知道什么是Soulmate吗?

 

是一个人,完全地,契合进另一人的灵魂里。

 

连心跳,都是同步共鸣。

 


 

Who’s  your  soulmate?

 

Jackson.

 


 

Where’s  Mark?

 

In  my  heart.

 


 

Jackson静静地闭上眼,让自己被暖暖的爱包围着。

 

也许全世界都觉得我变了。

 

但只要你还相信我,就够了。

 

……

 

从小房间出来的人,看着这一幕,你看我我看你。

 

崔荣宰难得小声地说,看吧,就说Jackson哥不会注意到我们的。

 


 

后来,Mark听完整件事情的详细经过,终于明白了Jackson的难过有多疼痛。

 

他问王嘉尔想怎么办,对方说不知道,好像只能这么带过去;可是因为他,有很多人不再喜欢GOT7,他觉得很对不起大家。

 

段宜恩摇摇头。

 

你就是GOT7,GOT7就是你。

 

他开始向大家提议,我们订制一个团队项链吧?宣传服有期限,但是项链可以搭配很多场合。

 

这个意见得到所有人的同意,然而要用什么方式呢?用GOT7的LOGO太单一了,期望是有个人独一无二的意象,但又要是能够代表GOT7全体的项链。

 

最后他们每个人都提出自己的图像代表,又选定了三角形作为一个基底。合并后,就是一个完美的七边型。

 

也许我们不一样,是林在范,是Mark,是Jackson,是朴珍荣,是崔荣宰,是BamBam,是金有谦;然而我们都是GOT7。

 

缺一不可。

 

项链做好时,弟弟们首先按耐不住想要宣示的心,戴上了。

 

粉丝们开始讨论着,想着呀这是什么呢?好特别呀!

 

但几人还没来得及回应,便又开始担心,因为Jackson生病了。

 

没有好好休息,担忧着自责着,明明是放松的假期却劳心着的人,身子本就虚弱,这么一来,便发烧了。

 

舞台上,Mark问着还要TRUST  FALL吗?他怕头昏眼花的人,往后用力倒下时会更晕。

 

Jackson却点点头,表示要。

 

因为我始终相信你,会好好抱紧我。

 

最后一场的日本舞台,珍荣喊着全场,中国的朋友们。

 

他问着Jackson正确的发音,后者却僵硬了表情,表情还有些胆怯,似乎是担心着什么。

 

然而场下的欢呼给了最棒的响应,似乎是在说着,我呢我呢,我是中国的鸟宝宝,我在这呢!

 

一直在这呢!

 

几个成员丢出自己仅会的几句中文,连BamBam都在一旁闹着说『我要吃火锅』;明明是日本的场子,却刻意说着中文、点名中国的孩子;其实想说的,不是那些玩笑,而是请相信我们吧。

 

请不要让Jackson离开,也请不要讨厌谁,不管在哪里,我们都是GOT7。我们重视每一个国家的鸟宝宝,也希望每一个国家的IGOT7都能爱着GOT7所有人。

 

尤其是中国的鸟宝宝,是GOT7的王Jackson,非常重视的,是他家乡的,所爱的至亲的人啊。

 

所以,请不要责备他,好好爱他吧。就像GOT7彼此爱着对方一样,相信他吧。

 

王嘉尔听着成员们努力地说着不流利的中文,很好笑,很可爱,可是也很努力。

 

他看见了那些听懂中文的孩子们的尖叫声。

 

连日以来惊慌难定的心,不知怎么地,渐渐地落下了。

 

你们还在啊。

 


 

Mark更新了一条动态。

 

If  you  haven't  figured  it  out  yet !  put them  together^^


附图是一张完美的七边型。

 


 

语言,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满载伤害。

 

也能满载着爱。

 

 

 

END




※※※※※※※


Ps:百分比系列目录:宜嘉百分比


eilinna:

也不是特指谁,只是就一个现象说两句。

我知道很多朋友都是在现实和网络中双面生活,三次元忙碌的可能生活重心在现实中,闲暇时间比较多或者依靠网络资源吃饭的生活重心可能在网络上,这都很正常。但如果不是吃网络资源这碗饭,却将生活重心全部放在网上,其实非常危险的。

很多人真情实感地经营网络生活,一些人是全身心投入自己的兴趣而罔顾其他,另一些人把网络当做职场战场一般明争暗斗阴谋阳谋,将矛盾上升到现实生活,最后对自己和他人都造成了极大的不愉快。我理解网络可以给人带来现实中难以获得的成就感、人气和名声,但无论如何人的肉体是活在现实生活之中的。除非这些成就和名声能给你带来学业事业上的帮助,否则一切都不会让你活得更好。对于一些苦心经营网络生活又罔顾现实生活的人来说,一旦自己的网络身份崩塌,现实又是一塌糊涂,很容易陷入抑郁状态。

这些年网上似乎越来越常见自称有抑郁症的人,大家开始怀疑每一个这样自称的人是否只是装病。其实我觉得虽然大部分是不是达到抑郁症的程度存疑,但抑郁的心理亚健康状态都是真的有,因为大部分出现这种问题的人,一般是在两边任一一个地方(或者两个地方)遭遇了重大打击。

在家休养也好,吃药住院也好,有一个根本问题还是需要意识到:虽然通过网络可以逃避一些现实问题,但逃避掉的问题始终是遗留问题,只要不解决就永远在那里。网络生活再精彩,只要你不是吃这碗饭,现实的日子总是要过,在这个不进则退的社会里停滞不前会导致的问题可能是致命的。并不是说经营网络生活不好,而是要权衡好双面生活的比重。毕竟等临近保研和毕业的时候学生才会开始后悔之前不够努力学习,开始找工作的时候才会后悔之前没有努力实习,已经工作面临升职和跳槽的时候才会后悔之前没有准备充分铺平道路,如果能更早的给现实生活一点注意力,结果可能完全不同。

兴趣就是让人轻松愉快的东西,愿意把它转变为事业未尝不可,但要尽早确立自己努力的方向,毕竟有目的的上网和无目的的上网模式还是很不一样的。最后的最后,还是祝愿大家无论在网络还是现实中都能保持积极愉快的生活。

二三事:少爱一点

说的真的很好

X_Uncertainty:

    没时间产出之后我觉得心中一些肿胀需要通过其他形式来表达一下。


    俗称bb。


---------------


    


    私以为,当代许多中国少年儿童面临的一个问题在于所承受的爱太多了。尤其是计划生育少子化政策实行以后。父母原先需要照顾两三个或者更多的孩子,现在全身心就放在一个或两个孩子身上。


    又或者其实爱之多少并没有太多问题,问题在于……不懂得要怎么爱。


    疯狂的关爱乘以错误的表达方式,就会让人感觉沉重得喘不过气来。


    在中学时代,我一直觉得自己被来自母亲的爱束缚着。从我的小学到高中,她做了十二年全职家庭主妇。她无微不至地关心我,关心我的衣食住行,关心我是否遵纪守礼,关心我的成绩好坏,关心我是否朝着既定目标直线前进。每天早起做早餐;塞牛奶鸡蛋给我;晚上将水果切好、坚果剥好装盘送进房间;大雨天里自己全身淋湿了也要来接我;我要去春游了,她会事先帮我想好帮小伙伴一起准备好吃食。


    但我简直身在福中不知福,总是摆出一副拒绝的姿态。我喜欢不干净的小店里的米粉,我讨厌牛奶和鸡蛋,我嫌弃果汁黏手、坚果多油又吃得口干,我享受雨天和朋友在路上奔跑的浪漫和中二感,我觉得她帮我准备的吃食大家不会喜欢吃(于是有时找个地方大口大口独自解决了——虽然事实上大家确实很爱吃)。


    我和母亲之间这种费解的矛盾关系持续了五年多。她深刻地爱着我,但我依旧觉得她不关心我。


    或者说,我觉得她没有关心到我的心坎上。


    我有很多的事情都瞒着她。


    比如说,我曾经喜欢过死亡金属。


    比如说,我早就看过许许多多关于性描写的文学著作和电影——虽然她到现在还觉得女儿在这方面如同一张白纸,需要时刻加护。


    比如说,我各种节省,去买各种在她眼里昂贵到不可理喻的器材设备,去参加几百一场的音乐会和舞台剧——我不敢跟她说我喜欢音乐到必须烧器材和去现场来欣赏的地步,而且她也不会理解,只会说你这是在奢侈。


    比如说,我着迷地喜欢过一个女孩儿,也长久地独自喜欢过一个男生——在她三令五申严禁早恋的前提之下。我拐着弯试探过她的口风,她对les和gay的看法与大多数伪进步传统女性一样:别人可以,你不行。却不知,其实在我身边最好的几个朋友中,有近半是同志。我之所以放弃继续喜欢那个很有魅力的女孩儿,正是因为我觉得这是没有未来的——我并不想让她不快。换句话说,假若她对此的态度是无所谓,或许现在的我,就不会一直单身。


    而这些说隐秘不隐秘,说光明又不光明的秘密让我觉得在我和她之间存在着很深的沟壑。我觉得她不理解我,但后来也渐渐能够意识到两代之间始终是存在文化和生活经验所导致的认识上的局限的。


    于是我发展出一条让自己也颇感压力的路:扮演两种人,她女儿,和我自己。


    我的生活,既要在对她描述时符合她对我的预期——甚至连开销也要大致相符,另一方面,也要尽力完成我自己本身对自己的期望——那么这部分所需的开销,就要从可有可无的地方节省,比如三餐花费,比如睡觉的时间。


    于是从初二开始我就想着大学要逃到离家很远的地方去念书,尽早经济独立。


    高三的时候,她到我的学校当生活老师,与其他孩子相处了相当一段时间,思想开明了不少,又理解了我好些,关系缓和很多。但我仍然觉得我和母亲之间不是亲密无间的,仍然有很多东西在继续瞒着。


    高考之后,我填了离家很远的北京。




    我记得曾和母亲在自主招生前因志愿一事吵了一整夜。那天我宣泄似地翻着旧账,指责她一直在阻止我去做我想做的事,控诉她对我造成的痛苦,质问她用意何在。她一条条地回驳,道明她的用心良苦,哀叹自己不被理解。听完后我哑口无言,因为她说得都对,她之所以阻止都是因为担心我可能或已经遭遇过的风险。


    但她唯一的错就在于,她很少站在我的角度上来看待我的选择。她在意的都是我的得失,且是她眼里的得失。而我在意的却不是那些。


    我可能因为单纯的好奇,或因为喜欢的人,或因为受人鼓舞,或因为一时冲动和难灭的热情,就去做了。


    还有一些我一开始喜欢,母亲也觉得很好的事情,却因为兴趣改变或是认识上发生了变化而放下了。比如后来在大学里坚持了三年多的科研。




    谈及密斯托易,我想也是一样的。


    他的三观日渐成型,逐渐拥有独立的思想,已然意识到从小来自父母的期许是种压力。那且是两个人的关爱,那么还有万千粉丝说要给他的宠爱呢?在他眼里又是怎样的存在?


    或许可能因为粉丝不是他的重要个人(important person),也许所有的粉丝加起来的分量才等同于他的父母。但这也已经很多了。


    自然地,我在想,他是否也像当年的我,像很多人的青春期一样,有着不被父母所考虑过的想法呢;又是否会因为重视父母和他人的看法,而努力展现一个他们想要看到的自己呢?


    人都太容易以己度人。这有时是好事,有时又不尽然。


    因为以己度人,所用的得失标尺、喜好标尺都是自己的,而不是他的。无论怎样换位思考,你至多能把标尺换成“你所认为的他的”标尺,接近了一些却仍然不能等同。


    你所认为的得失在他眼里可能都算不上得失,你所喜爱厌恶的人与事物,在他眼里却也许正相反。


    所以我一直主张,在谈论一件事的时候,只问可能的原因。假若所有可能的原因我都能接受,那么这件事我就不深究到底是什么了。如果有不能接受的原因,但它的可能性很小,那我就不深究了。如果它的可能性也不小,但深究下去如果有潜在的更大的风险,我就不深究了。


    毕竟我为人淡漠,主张“无为”,特别是对与自己没有直接关系的事情。


    


    谈及密斯托易的乐器才艺展示。


    除了三周年的演出,他几乎没有展示过乐器。关于吉他,我也只记得微博搜索的那张主页图。


    有相当多的人认为这是受到了公司的打压,他是才华无处施展。


    这不失为一种可能性,但是还有其他的可能性吗?


    有。


    比如说,他虽然弹得好,但是却并不是那么喜欢弹。曾经他也说过,对他所学的才艺,他只答“习惯了”却不说是不是喜欢。


    再比如说,他虽然弹得好,曾经很喜欢弹,但现在却不是那么喜欢弹了。他现在可能更喜欢跳舞。相比于抽出一个下午来练吉他,他觉得不如去练舞房压压筋,甚至不如去大睡一觉来缓解疲惫。


    又比如说,他自认为自己弹得不好,在这方面也没有太高的天分,不如去发展更适合自己的项目。


    以上这都是可能的,并且我能够接受。


    哪怕假设实际上他弹得很好却自认为弹得不好,我也接受,不强迫他改变自己认为自己弹得不好的想法。因为这是他自己的想法。只要这个想法没有让他自己感到困惑,没有让他感到自卑,我就觉得,无所谓。


    这是我所认为的“尊重他的想法”。


    而对于打压论,没有实际证据。我暂且对公司做无罪假设。网传的所谓打压,在我眼里其实都是属于推断题常见错误之“过分推断”。


    如果要因为打压论而深究为什么他没有吉他表演,我会很担忧一点:即如果这是真的因为他自己的原因而没有吉他表演的话,听到粉丝的期许,他会不会需要额外地去练吉他,以展现一个粉丝喜欢、想看到的自己?


    他会不会因此又给自己增加一重压力?


    


    再者,谈及单曲及资源问题。


    饭圈普遍地叫嚣“X有某资源为什么Y没有这样的资源”,这总是让我联想起很多父母会说的一句话“为什么他能怎样怎样,而你不能”。


    这个原因也很多啊。


    “为什么他能拿100,你只有97?”——运气,他蒙对了最后的选择题我没有。


    “为什么他能拿90,你只有60?”——能力,他确实这方面比我强。


    “为什么他能拿到offer,你不能?”——抱错了大腿,他的文书指导比我厉害。


    “为什么他能工作保研,你不能?”——经历,他是组织的人而我不是。


    “为什么他能成为组织的人,你不能?”——兴趣,老子当年就没想过要申请。


    “为什么他的教授能给他毕业证,你的不能?”——这是人家的想法咯,他的教授觉得他可以了嘛,我的教授可能对我还有些要求,想要再指导培养我两年,最后再给我。


    “为什么他发了那么多文章,你一篇也没有?明明你跟他差不多水平”——可能对自己的要求不同嘛,他从国内期刊起步,可我希望第一篇就是SCI,所以虽然写了好几篇但都不满意。而且他搞中国文学研究,不需要那么长的研究周期,我搞追踪研究的,能比么。


    密斯托易不发单曲,原因也有很多。


    可能是公司压着他的单曲,但也可能是:


    可能他最近没什么灵感,觉得没经历什么事情值得他写进歌里唱的。


    可能他觉得自己还需要再学习一些东西才能表达出自己想要的那个感觉。


    可能和他关系好的艺人,有规定或者有自定的规矩不能直接帮他写歌。


    可能对规定的某个主题不熟悉,没有类似的经历和体验,写不好。


    可能他目前兴趣不在自作曲上,当前目标不是这个。


    可能想给他写歌的人对他的一些地方有些特殊要求,希望他能练到一个新高度再给他。


    可能他也写了几首,但是自己还不满意,又不想把这样不够好的自己展现给大家看。也许公司早就想发,是他执意不肯。就像当年的后空翻,连练习的片段都不愿播出来。


    可能他想创作的不是用吉他或是钢琴撸出来的,而是摇滚or电子乐,需要更长的时间。


    这些我能接受。


    如果因为觉得公司压着他的单曲不发而深究、而责问,我会担忧一个问题:他会不会因为大家的着急而更加着急,给自己更多的压力?




    这个世界很复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复杂。人与人之间所发生的事就更复杂。所有的事都不止一个原因。这就是为什么我不喜欢太深究一个问题的原因。


    经验告诉我,很多我曾以为的真相最后都不是真正的真相。


    又或许根本没有真相,只是各花入各眼罢了。


    就好像你眼里青绿色的树叶,在A眼里是黄色的,在B眼里是黄棕色,在C眼里是湖蓝色,在D眼里则是灰的。那树叶究竟是什么颜色呢?你拿出人类的三原色识别标准断定它就是青绿色,说看不见青绿色的都是眼瞎。


    但是蝴蝶是以五原色标准来看世界的,螳螂虾则是十六原色。而你根本无法想象他们眼中的树叶。


    因为你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






    所以也许我们应该少做一些猜测,少一些“以己度人”,少一些言辞激烈的争取。而给他更多自由发展的空间,给他更多的弹性,哪怕他稍稍偏离了一点你预想的轨道也没关系。因为一切经历都是有意义的,无论是痛苦还是快乐。对于艺术工作者而言尤为如此。


    而你要相信他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相信他会成为更好的自己,成为他想要的那个自己。


    也许有人会评论说“你想得太多,做得太少”。


    但我以为,做得多不多不是关键,而是做得是不是恰到好处。就好像花钱不在于多,而在于花在了刀刃上。


    我自知很渺小,离他很遥远。


    我能给他的大约是足够的包容。


    心理学上有个名词,叫做“无条件的爱”,unconditional love。意思是无论他变成什么样,有什么样的想法,你都爱他。


    我希望他所感受到的来自粉丝的爱是这样的“无条件”。是即使他有相当的时间里没有发微博,表演不完美,单曲没出那么快,粉丝们也爱他;是他无需担心是不是不弹吉他粉丝们就不再爱他,是不是没出来令人满意的单曲就不再支持他,是不是如果他不再喜欢做某一样才艺表演就唾弃他,是不是如果他不是最好的就要脱饭了。


    所以我容许他各种可能性,容许他放弃某个机会,容许他不再喜欢什么东西,容许他花时间去自己做抗争,容许他有缺点。


    这就为什么我总是很淡漠的原因。我总觉得自己给不了别人那样厚实浪漫的爱,于是干脆少爱一点,无为。


    我从不说,他在我眼里是最棒的,所以我喜欢他。


    我说的是,他在我眼里很棒,虽然他有些缺点,不够完美,但我还是那么喜欢他。


    但又或许,在某种意义上而言,这“少爱”又是很多很多的爱了。


    所谓“各花入各眼”。




2016.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