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梨子

●﹏●

【宜嘉】77%

好棒的,就是评论里有个……讲真,那种人还是早点脱饭的好⊙_⊙

VNA:

语言,是这个世界上,最甜蜜的玫瑰。

 

也是最锐利的毒箭。

 


 

他们其实知道。

 

Jackson曾经说,成员们有时好烦的,害他一件事情要讲六次。

 

对外人这么说的时候,表情还有些无奈抱怨,可眉眼里是炫耀,炫耀着被爱的幸福;看来恃宠而骄,骨子里满满珍惜。

 

可是这一次,他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表演结束后,Jackson进到后台,一拿起手机,看见比平时还要多一倍的消息提示,他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随意点开其中一个消息,那几乎要冲出屏幕的文字砸得他脑袋发晕,王嘉尔像是突然不能理解中文那样,看着那则讯息,呆呆地,连呼吸都忘记。

 

『像你这种人,怎么不快点退出GOT7!你怎么不去死!你真是恶心死了!』

 

连Mark的叫唤也都吓住他。

 


 

……怎么了?

 

没有、没有什么。

 

心虚的人下意识地把手机银幕贴在胸口,不让迎面而来的人看见,却忘了对方对这些方块字的阅读能力几乎是零;可满胸膛乱跳的心脏,生疼得连脸色都明目张胆的白。

 

段宜恩皱起眉头,定定看着他;Jackson移开眼神,胡乱说着要拍照了吧我们快点去。经过人时却被抓住手,他摇了摇头,小声地说真的没有事。

 

Mark没有追问,只是牵着他的手,去跟成员们会合。

 

合照里七个人的脸孔是满满的帅气漂亮,舞台妆容很好地掩饰了脆弱的难受,不过几秒钟便定格出完美形象。

 

Jackson跟着众人向工作人员道谢,神色再看不出异常,只有Mark不时地探寻。

 

他们接下来要离开日本回到韩国,能有几天的假期休息。当然也不是完全的放松,六月的演唱活动,还有新的巡回跟专辑筹备,都不能懈怠。但至少是回到熟悉的环境,心理上是安稳的。

 

结束道谢后,稍微整顿,众人便离开会场,要分批回饭店;一到车上,Mark立刻问着怎么了,他用的是中文,荣宰听不懂,但习惯了没有在意;Jackson却眨了眨大眼,想敷衍过去。

 

没有,我就有点吓到而已,就看到一个开玩笑,你又突然叫我,我就吓到,没有什么,哪有什么。

 

真的吗?

 

真的,你不要这么怀疑,没有什么。

 

那个玩笑是什么?

 

就没有什么,我删掉了,不好笑的东西而已。

 

段宜恩还是不相信,可是王嘉尔很坚持地敷衍,他也不想太逼问人,便点点头,也拿出自己的手机玩着;只是一只手还是揽着对方的腰,暖暖的温度给予着支撑。

 

Jackson偷偷地看着他的侧脸,不知道要不要拿出手机来,可是又怕,怕自己藏不住情绪,索性不拿了,倒在Mark的肩上睡觉。

 

脑子里还是咀嚼着那段话,好像有一百根针刺着自己,很疼,又很害怕,却又很困惑;有一种不明白理由,莫名的就被推上断头台的惊恐。

 

到了饭店后,成员们先在队长房里开一次小型会议,简单说着明天的流程跟注意事项,还有后续几天的公司安排。会议结束回到房间,王嘉尔让段宜恩先去洗澡。

 

对方关上浴室门时,Jackson才拿出手机,一条一条地看。

 

越看,越觉得冷。

 

突然间,心脏的跳动变得是一件很沉重的事情,要很努力地,才可以让它动一下;可是每动一次,他就疼一次,连呼吸,都会扯动痛觉的神经,而要变得小心翼翼。

 

整个世界像是被关上声音,又好像嘈杂不堪。那些黑色的线条方块像是成了立体声道,从四面八方朝他涌来,耳脉却被震得流出鲜血。

 

他看见爱他的,恨他的;支持他的,讨厌他的;坚信他的,诅咒他的。

 

除了他,还有他。

 

甚至有些ID,他记得的,曾经说着很爱很爱他,每天都要看着他的粉丝们,却对他说出了很可怕的话,他像是变成了一个杀人凶手,连自己都差点这么以为。

 

接替Mark走进浴室的人,脑袋空白地连对方问的话都没有理会,只是拿着手机进到浴室,锁上门,拉开花洒,就着衣服,靠坐在墙边。

 

这不是第一次被骂,他数不清,在刚刚出道时,他就不断地被挑剔着,被指责着。看不懂的韩文说着许多他不能理解的词,可是他没有放弃,想着,那是因为他们不认识我们,不认识我,只要我们好好努力,就会被看见的。

 

开微博后,他也渐渐地收到一些,对他有许多嘲弄的讯息。

 

其实是,越来越多。

 

所以他特别珍惜着给他爱的粉丝们,特别特别地珍惜;他有时会觉得很对不起粉丝,不知道该怎么让她们感觉到骄傲;GOT7的时候,他会有种,成员们一起分担的责任;可是自己活动时,他就会感受到那种,是『我』造成这一切的感觉。

 

他希望可以努力做好,真的,真的很努力地,一定要做好的决心,因为一直被骂着,所以他从来不觉得自己很好;可是不希望粉丝也因此被骂着,所以他要做得更好。

 

可是突然之间,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好像做什么都是错的了,他甚至不懂为什么了。

 

他只是很简单地希望,大家可以不要再只有因为CP所以爱他们,好像他们只剩下CP,就好像有些人说的,他们出名就是因为搞CP,其他什么都不会;他很希望大家可以看看GOT7,看看他们每一个人,都很棒很好,而不靠这个。

 

不是因为他不爱Mark了。

 

段宜恩,是占据他人生四分之一的存在;割掉了,就像扯掉一只手,或一只脚,会很疼、很疼很疼。

 

可是当他看见越来越多吵架、越来越多纷争时,他想要停止这一切,可是却弄得越来越糟糕。 

 

全部都是他的错。

 

他很想要解释,很想要叫大家安静,很想要说求求你们,很想要说可不可以骂我就算了不要骂段宜恩。可是他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不知道要怎么让大家安静,不知道要怎么乞求,不知道为什么如果是他有错却连累到别人。

 

他好乱,想了好久,都想不明白。

 

有人说他变了,他真的没有。他一直都是王嘉尔,他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说才能让大家都相信。

 

『我真的没有变,可不可以,相信我?』

 

花洒的声音掩盖了被压抑的求饶,急促的,喘不过气的,强忍住嚎啕大哭,却忍不住的,委屈。

 

可不可以,求求你们了,相信我……

 


 

Mark静静地等着,他没有催促,只是坐在床上,看着浴室门,静静等待。

 

一个小时后,Jackson出来了,卸妆后的脸色惨淡得像是没有灵魂,眼睛红肿得不像是什么都没发生。

 

段宜恩没有多说什么,他不能明白发生什么,而他只是帮他擦干头发,吹干发丝,抱着他入睡。

 

不管什么事,我都在这里。

 

你要记得,我在这。

 


 

王嘉尔其实没有睡,他的记忆力为他滚轮着一个又一个的留言,却去掉了美好的,留下了伤害的。

 

那些曾经甜美如同一朵一朵盛开玫瑰的告白,此时此刻都化作一把又一把的刀子,插进胸口,转了一圈,取代我爱你。

 

只留下鲜血淋漓,只留下我恨你。

 


 

回到韩国后,Jackson给何炅打了一通电话。

 

他问,哥,我该怎么办?

 

何炅细细地听着,没有打断这个孩子。

 

他听着他看到微博上发生的事情,看到这个中文世界里掀起的纷乱,而他甚至不能对成员们说明白;他听着嘉尔用不是很好的中文说着他的难受,可是字字句句都显露满满的悲伤与困惑。

 

听完后,他说,嘉尔,你听我的,过好日子,过好平常的日子。

 

可是,哥,我不知道该怎么不去看。我觉得我好像,我现在不管做什么,写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办,可是我不能说对不对,我不能说我看到这个东西,我觉得很难过。我觉得我做错了很多事情,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何炅想,这是个多么实诚的孩子,嘴巴里说着讨厌你的人不管你作什么都会讨厌,所以不要去在意。事实上却很容易把别人的恶意当作是自我的错误,把别人的想象当作是真实的诠释。

 

他太容易把别人的话装进心里,却仍然保持着清白的灵魂。

 

这个孩子,真的不能害。

 

『嘉尔,你很好,你真的很好。有很多事情,也许现在别人还看不明白的,时间会给他们一个答案,我们急也没有用。可是你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也知道,你的成员们也知道。外界甚至屏幕之外的每一个人想象的你都不一样,可是你不要被迷惑,保持你说的初心。』

 

『还记得我们陈赫哥哥上拜托了冰箱吗?那时我说,网络就像是一个猛兽,你关不住的。你越想去控制它,就越会往不同的方向去。但你要相信,真正爱你的人,就在你的身边。你要看的,就是这个而已。』

 

可是哥,就这样不管吗?我每一天,就连现在,都还有很多,很多给我的讯息,骂我的、要我去死的、要我退出GOT7,甚至还有骂我的成员的,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讨厌我所以也讨厌我的成员,我觉得,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忍不住去看,可是看了又不知道能怎么办。

 

何炅想啊,很想抱抱这个孩子。

 

他看过许多人,见过许多事,经历过许多状况,可仍然觉得王嘉尔,是个干净的孩子。

 

有人说,王嘉尔靠着抱大腿,谁有名就搭上谁,综艺感生冷尴尬,也不知公司塞了多少钱。

 

所以他一次又一次公开地说,能够遇见嘉尔是他的幸运,他很努力,一定会有很棒的成绩。

 

他善于掌控所有大局,再乱的碴他都能兜回。可王嘉尔是个可爱的规则破坏者,总能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这是天生的综艺感,不是谁都能拥有的天赋。

 

然而当他想把嘉尔带进综艺圈、给他更多东西时,Jackson说,哥,我想做音乐,综艺是让大家认识我,我不能太多的。

 

那时他难得的觉得自己错了,却也更觉得这孩子,初心原来是个真诚。

 

那天他与Jackson谈了很久,久到他不得不进棚了。最后一句,是嘉尔跟他说,谢谢哥,对不起耽误你这么久。

 

『傻孩子,你什么错都没有。』

 


 

Mark知道发生了一些事,也知道Jackson一直没怎么睡好。

 

每一天,他们在练习室里排演着演唱会曲目舞蹈,Jackson的精神都很差。

每一天,他们在结束所有练习回到宿舍后的休息,Jackson也都没真的睡着。

每一天,越来越不好的脸色,被无形的压力与负面情绪笼罩的王嘉尔,睡不好,吃不好,整个人都很糟糕。

 

他试图询问着到底发生什么了?他知道一切都从那个INS的TAG开始,他甚至知道Tammy被骂,他甚至也收到一些很莫名的恶毒诅咒,甚至还有哭着为什么没有Markson了。可是他想,在他身上都是这样,Jackson一定担负更多。可是他也知道,Jackson需要一些时间去整理。

 

他能做的,就是陪着他。

 

他想起LA  Party的事,那时候的黑暗,现在好像都浓缩到Jackson身上了。

 

休息的时候,BamBam看不下去了,蹭到Jackson的身边。

 

两人细细地说着话,Mark在沙发上看着坐在落地镜前的两人,视线胶着地移不开。

 

所以,是什么事?

 

林在范也看出来不对,问着段宜恩,后者却摇摇头。

 

不知道。

 

珍荣看看两人,又看看Jackson,深深觉得这不是闹脾气,而是真的出事。

 

最后BamBam给了哥哥一个拥抱,又拍拍他的肩作为安慰,Jackson只是勉强扯着嘴角。

 

然而当弟弟抬起头时,看见沙发上的所有人都用询问的眼神望着他,瞬间被冻住;好在金有谦解救了他。

 

拉着人去买饮料,有谦问着,Jackson哥是怎么了?

 

好像是中国粉丝的事情,就有些人讨厌Jackson哥,还要他退出GOT7的样子。

 

什么!?怎么会……

 

被给了一个强烈的白眼,金有谦连忙自己捂着嘴,眼神歉意满满。

 

真是的,这么大声想被路人听见吗……

 

对不起嘛……可是,到底为什么?中国粉丝不是最喜欢Jackson哥吗?怎么会讨厌呢?还要他退团,这真的,不可以啊……

 

扁着嘴,一想到就难过的金有谦,突然觉得哥哥好辛苦。

 

就上次那个INSTAG,哥不是说STOP吗?然后就吵架的样子,Jackson哥就被骂了。

 

啊?可是,哥说的没有错啊,我根本看不懂那张图,不知道为什么TAG我……

 

我也不知道。

 

装装样子买完饮料的弟弟们,回到练习室就朴珍荣被拉进小房间。

 

说了Jackson的事情吧?

 

不可以告诉哥,Jackson哥说不可以告诉别人。

 

珍荣看着义正辞严的Bambam  Kunpimook Bhuwakul,露出经典冷漠表情,然后将眼神投向有谦。后者眼神飘忽挠挠头发事不关己。

 

算了,我刚刚也问Jackson了,说是中国粉丝的事情。

 

接下来,林在范跟崔荣宰也都进到小房间,讨论着王Jackson的困境。

 

是说,我们都在这,不就被Jackson哥发现了吗?

 

啊,Mark哥在外面,他不会注意到我们的。

 


 

要不要吃东西?

 

大概是把事情都说了好几次的王嘉尔,心情有些释放,已经不再那么的低谷,但人还是不怎么有精神。他摇摇头,想着不要。

 

要喝水吗?

 

Jackson再度摇头,拒绝好意。

 

晚餐呢?想吃什么?烤肉好不好?

部队锅?

芝士拉面?四片?

 

你怎么不问我发生什么了。

 

王PUPPY抬着眼神,问着温柔浅笑的段宜恩。

 

嗯,发生什么了?

 

什么啊,我问你才问。

 

被轻轻摸着头,安抚着噪动的情绪,好像那些刺人的、伤人的,都逐渐抚平。

 

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他需要时,这个人,都在。

 

从不逼迫着他,却总是等待着他,一直都是这么好的,段宜恩。

 

到底为什么,会有人不喜欢这么好的人呢?

 

对面的人还在等着他,给他时间,让他决定要不要说。

 

其实,他可以对BamBam说,对珍荣说,对在范说,对荣宰说,对有谦说,可是偏偏,很难对Mark说。不是因为讨厌,而是因为,恰恰是心里最珍惜的那一个,所以说的时候,更难。

 

他看见很多,甚至可怕的图片,那些中文字,Mark看不懂的,他却看懂的;他们不知道,其实伤害的诅咒的对象都成了王嘉尔,因为段宜恩不明白也不会看见那些,可是他却把一切都收进脑海了。

 

他很庆幸这些只有他看见。

 

何炅哥哥说,时间会证明一切,可是一天一天过去,却没有比较少的吵架,好像永远都不会停止。他甚至发微博都很小心,字数变得很少,放上一个影片,却不敢多说什么。

 

可是他真的好累啊。

 

我被讨厌了。

 

嗯?

 

我说STOP,然后她们骂我骗子跟恶心。然后她们要我退团,说GOT7不需要我,我这么想单飞就滚。还骂了很多,说我变了,说我利用人,还有骂……

 

还骂我,对不对?

 

!?

 

惊讶的眼神充满着恐慌,大概是没想过段宜恩真的看见那些东西,王嘉尔顿时慌张的想解释。

 

没有,就骂我,不是骂你,都是我,是我变得很糟糕,所以粉丝都……

 

嘎嘎。

 

那人执起他的手,轻握在手里。往前靠了靠,将额头抵着他,眼神细密的满是柔情,疼宠着眷恋。

 

你一直都没有变过啊。

 


 

你知道什么是Soulmate吗?

 

是一个人,完全地,契合进另一人的灵魂里。

 

连心跳,都是同步共鸣。

 


 

Who’s  your  soulmate?

 

Jackson.

 


 

Where’s  Mark?

 

In  my  heart.

 


 

Jackson静静地闭上眼,让自己被暖暖的爱包围着。

 

也许全世界都觉得我变了。

 

但只要你还相信我,就够了。

 

……

 

从小房间出来的人,看着这一幕,你看我我看你。

 

崔荣宰难得小声地说,看吧,就说Jackson哥不会注意到我们的。

 


 

后来,Mark听完整件事情的详细经过,终于明白了Jackson的难过有多疼痛。

 

他问王嘉尔想怎么办,对方说不知道,好像只能这么带过去;可是因为他,有很多人不再喜欢GOT7,他觉得很对不起大家。

 

段宜恩摇摇头。

 

你就是GOT7,GOT7就是你。

 

他开始向大家提议,我们订制一个团队项链吧?宣传服有期限,但是项链可以搭配很多场合。

 

这个意见得到所有人的同意,然而要用什么方式呢?用GOT7的LOGO太单一了,期望是有个人独一无二的意象,但又要是能够代表GOT7全体的项链。

 

最后他们每个人都提出自己的图像代表,又选定了三角形作为一个基底。合并后,就是一个完美的七边型。

 

也许我们不一样,是林在范,是Mark,是Jackson,是朴珍荣,是崔荣宰,是BamBam,是金有谦;然而我们都是GOT7。

 

缺一不可。

 

项链做好时,弟弟们首先按耐不住想要宣示的心,戴上了。

 

粉丝们开始讨论着,想着呀这是什么呢?好特别呀!

 

但几人还没来得及回应,便又开始担心,因为Jackson生病了。

 

没有好好休息,担忧着自责着,明明是放松的假期却劳心着的人,身子本就虚弱,这么一来,便发烧了。

 

舞台上,Mark问着还要TRUST  FALL吗?他怕头昏眼花的人,往后用力倒下时会更晕。

 

Jackson却点点头,表示要。

 

因为我始终相信你,会好好抱紧我。

 

最后一场的日本舞台,珍荣喊着全场,中国的朋友们。

 

他问着Jackson正确的发音,后者却僵硬了表情,表情还有些胆怯,似乎是担心着什么。

 

然而场下的欢呼给了最棒的响应,似乎是在说着,我呢我呢,我是中国的鸟宝宝,我在这呢!

 

一直在这呢!

 

几个成员丢出自己仅会的几句中文,连BamBam都在一旁闹着说『我要吃火锅』;明明是日本的场子,却刻意说着中文、点名中国的孩子;其实想说的,不是那些玩笑,而是请相信我们吧。

 

请不要让Jackson离开,也请不要讨厌谁,不管在哪里,我们都是GOT7。我们重视每一个国家的鸟宝宝,也希望每一个国家的IGOT7都能爱着GOT7所有人。

 

尤其是中国的鸟宝宝,是GOT7的王Jackson,非常重视的,是他家乡的,所爱的至亲的人啊。

 

所以,请不要责备他,好好爱他吧。就像GOT7彼此爱着对方一样,相信他吧。

 

王嘉尔听着成员们努力地说着不流利的中文,很好笑,很可爱,可是也很努力。

 

他看见了那些听懂中文的孩子们的尖叫声。

 

连日以来惊慌难定的心,不知怎么地,渐渐地落下了。

 

你们还在啊。

 


 

Mark更新了一条动态。

 

If  you  haven't  figured  it  out  yet !  put them  together^^


附图是一张完美的七边型。

 


 

语言,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满载伤害。

 

也能满载着爱。

 

 

 

END




※※※※※※※


Ps:百分比系列目录:宜嘉百分比


评论

热度(1246)